2016/08/21

[德]迪特里希`朋霍费尔  著;高师宁 译

从吴伯凡的公众号中,知道了这位神学家,我就迫不及待的买了他的书。我非常希望知道,一位神学家,面临世俗的死亡,同时又面临父母世俗的亲情,该是一种怎样的态度,才能让后人众口一词说是恰当的。

当然,我知道不该为了他人的态度而活着,只是,一个人应该如何展开他的一生??

当说看到他反复说“参与上帝之存在,为着他人而活的新生活”,“参与上帝的受难”,我就逐步领悟了其中的一点,他在用一生,交换对上帝的信仰。

真正的一生,要值得怀念,值得反思;而反思的必然一站,恰恰就是死亡。

明智的人会把每一天都视为一种告别,把每一天都当成是最后一天度过。

当我假象自己的一生即将过去之时,有什么是自己可以称之为拥有的呢?

一、 十年之后

MK 时而让人思考万千,时而又想拍案叫绝的思考,来自于历经战争之苦难的基督教神父,还有什么环境,还有什么角色,能让我们为此类思考脱下平日的戒备,从而真诚地接纳呢。

如果我们真得把每一天都当作是死亡的前夜,如果我们从哪个年代过来,或者哪怕仅仅是十分之一的苦痛,所谓的当下,还有什么值得我们纠结吗?

//失去的时间,就是没有经历一种充实的人生的时间,就是没有由于经验或体验、创造的努力、承受和苦难而丰富起来的时间。失去的时间,就是我们没有将其填满的时间,就是空虚的时间。

//理性主义的失败是显而易见的。理性主义者怀着最良好的愿望,但却天真地缺乏现实主义,他以为就那么一点理性,就足以匡正世界。由于目光短浅,他想对所有各方公平对待,不偏不倚,但在彼此冲突的各种势力的混战中,他却备受践踏,一事无成。他对时间的非理性感到失望,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用,于是推出冲突,软弱地向胜利的一方投降。

/谁站在自己的根基之上?只有这种人——他的终极标准,不在自己的理性、自己的原则、自己的良心、自己的自由或自己的美德之中,但是当他受到召唤,要凭着的对上帝的信仰和绝对专一的忠诚,去采取顺从和负责的行动时,他准备牺牲上面那一切东西。这种负责的人力求使自己的整个生命,成为对上帝的问题和召唤的一个响应。

//[关于愚蠢]对于善来说,愚蠢是比恶意更加危险的敌人。你可以抵御恶意,你可以揭下它的面具,活着凭借力量来防止它。恶意总是包含着它自身毁灭的种子,因为它总是使人不舒服,假如不是更糟的话。然而面对愚蠢,根本无法防卫。要反对愚蠢,抵抗和力量都无济于事,愚蠢根本不服从理性。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理智上的缺陷。……愚蠢是养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愚蠢是一个社会学问题,而不是一个心理学问题。

蠢人不可能靠教育来拯救。他所需要的是救赎,此外别无他法。……治疗愚蠢的唯一办法,是灵性上的救赎。

//恶常常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证明了它自身的愚蠢,就自己挫败了自己的目的。……历史的内在正义仅仅报偿和惩罚人的行为,而上帝的永恒正义则考验和裁判人的心灵。

//高贵,是从自我牺牲、勇气以及对自己对社会的一种始终如一的责任感当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

//我们绝不能忘记,绝大多数人只能通过亲身的体验才能学到智慧。……我们不是基督,不必为自己的任何行动或受难来救赎世界。我们不需要把这样一个无法忍受的重担加诸自身。我们不是主人,而只是历史之主(上帝)手中的工具。

……如果我们要成为基督徒,我们就必须通过负责地行动,通过抓住自己的“时刻”,通过像自由人那样面对危险,通过表现出一种并非出自畏惧、而是出自自由人那样一切受难者的解放和救赎的爱的真正同情心,来展示出类似基督同情心的广度。

//(不为将来筹划,也不是只是为眼下而生活)留给我们的,仍然只是那条狭窄的路,一条常常未被发现的路——把每一天都当成是我们最后的一天来度过,但同时又怀着信仰和责任感来度过,彷佛辉煌的未来仍然就在前头

//从根本上,我们感觉到,我们确实已经属于死亡,而且,新的每一天,都是一个奇迹。

 

二、给父母的信

 

三、来自单人牢房的婚礼讲道词

//每一场婚礼,都是欢乐的场合,这欢乐,是因为人类能做如此伟大的事情,是因为人类被赋予了自由和力量,可以把生活之舵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们正在开始的行程,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它首先并不是某种宗教的东西,而是相当世俗的。因此你们必须承担自己所做的事情的责任,而不可能逃避它。正是你们,在此结为夫妻的新郎新娘,必须为你们婚姻生活的成功负责,它将给你们带来幸福。除非你们今天能够勇敢地宣传:“这是我们的决心,我们的爱情,我们的道路。”否则,你们就是在虚假地虔诚之中寻求逃避。“海可枯石可烂,但我们的爱情将永世长存。”你们希望在对方身上发现人间的幸福,在那里,用中世纪的一首歌说,一方是另一方在肉体和精神上的安慰。

//“你们作为妻子的,当顺服你们的丈夫,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你们作为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不可苦待她们。“(《歌》)

//“才德德女子很多,唯独你超过一切。”一个男人找到了一个真正的,或如《圣经》所称的“才德的”或“贤惠的”妻子,《圣经》就一再赞之为尘世能得到的最高的幸福,即男人的福气。“有才德的妇人是其丈夫的荣耀。”

 

四、给父母的信

//狱中生活,从任何一方面说,都使人回到生活中最简单的事情上去。

//我们必须学会忍耐,而不是抱怨。“没有一个人的生活之流,会流淌得这么平稳,以致从不碰上堤坝和漩涡,从没有人把石头扔进它清澈的水中。”

//只有当一个人认识到上帝之名的不可言说时,他才能说出耶稣基督之名。

只有当一个人热爱生活热爱世界,深感没有它们就万事皆空时,他才能相信复活,相信一个新的世界。

只有当一个人服从律法时,他才能谈论恩典。

只有当一个人看到上帝的愤怒和惩罚,就像一些可怕的实在的东西悬在他的敌人头上时,他才能知道爱他们和宽恕他们意味着什么。

//后来才发现,知道此刻也还在继续发现:只有通过完全彻底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才能学会信仰。人必须放弃每一种要把自己造就为某种人物的企图……如果我们通过此世生活而参与上帝的受难,成功怎么能使我们狂妄自大,失败又怎么能使我们迷失道路呢?

 

五、给一位朋友的信,诗歌、杂感段简

//通往自由之路上的各站

1、磨练

如果你要找到自由,首先要学会磨练你的感受和灵魂。在任何地方都不要让你的欲望和肢体来指引你。要保持你的精神和身体的纯洁高雅,使之完全受制于你,顺从地追求在你前面设定的目标。

2、行动

要去做,敢于行动——不是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而是去做正义的事情。对于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切勿犹豫不决,应该勇敢地把握住你前进的东西。自由不在奇想联翩之中,而只在行动之中。离开怯懦,不要勉强!

3、受难

在一个短暂的瞬间,你享受了自由的幸福,只为了把他交还给上帝,这样他便可以在荣耀中把它完成。

4、死亡

死亡,解掉你悲惨的枷锁吧,放下我们必死的肉体和盲目的灵魂的这些厚厚的帷幕吧,这样,就终于可以看到我们在这里没法看到的东西了。

 

//杂感

斯宾诺莎:“能够驱逐情感的,不是理性,而只能是更强烈的情感。”

 强者独具的卓越之处在于,他能够把关键的问题提到前面来,并对之做出决定。而弱者,却总是被迫在并非由自己选出的那些替代方案之中作出决定。

//纯洁德行的本质,不是压制欲望,而是使自己的生活完全朝向一个目标。没有这样一个目标,纯洁必定会变得可笑。纯洁,是清醒明澈和潜心专注的必要条件。

//死亡,是通往自由之途中最重要的节日。

//我们同上帝的关系,不是同一个在力量和仁慈方面都是绝对的最高存在物(那是关于超越的虚假概念)的宗教关系,而是一种通过参与上帝之存在,为着他人而活的新生活。超越性并不在超乎我们力所能及的人物之中,而是在我们手边最接近的事情之中。

 

六、来自阿尔伯特亲王街的生命征象

//1945年1月17日

亲爱的爸爸妈妈:

……这最后的两年告诉了我,我们所能经历的东西是多么微不足道。然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失去他们所有的一切,只要想到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了:我们没有权利说什么东西是属于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