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起,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
——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有个朋友说我很年轻,和90后在一起就像是90后;但是不能笑,一笑眼角的皱纹就会暴露真实的年龄。
我听之嘿嘿一笑,人家在夸自己呢。
可是今天对着镜子,假装笑了笑,竟然真得被自己的皱纹吓住了;
真的吓住了。
我何曾如此沧桑了?
男人的胡子才代表成熟,皱纹却属于疲倦和苍老。

于是突然又悲情起来。
于是努力地去回望过去的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自己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疲倦。
我知道,过去的两年,自己越来越包裹自己,深埋其中,不可自拔。
可是为什么?
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迈过人生的无数险坑,甚至屡屡大难不死,凌然至今。
可为什么这次竟然像是断油的飞机,在紧张中滑行,幻想自己还可以掌控全局。
为什么?

从自己记忆开始,我努力想有什么事情曾经让自己不堪。
小学三年级的罚站吗?仅仅几天就过去了。
初中晚上补课自行车没气,独自在黑暗中推车回家吗?只是抱怨没人接自己而已。
高中生班主任的气,怀疑自己出校门陪女同学买东西吗?误解终归是误解,几天就过去了。
大学再努力也考不过那些学霸吗?我早想通了,考试不是我的特长,我根本不比别人聪明。
研究生想转专业学哲学副校长不批吗?现在想想就是一时兴起觉得自己的专业无聊罢了,哲学也没好多少。
刚工作时遇到不讲理的领导和恬不知耻的同事,最痛苦的三个月度日如年无聊至死吗?我才不不傻折磨自己,换份工作就会重生。

突然想,过去为什么那么多的事情迎面而来,当时即便痛苦万分,事后自己却不觉得有多么难受?
因为知道这件事情总会有个头,总会。
所以,最怕的就是,一件事情无尽头,只能深埋其中。

比如说不想回家——说这句话甚至要背负不孝的罪名。
家是唯一一个生下来就不能选择的地方,只有起点和终点,没有转折点。
回家要面对过去,要面对各种痛苦的记忆,要面对不能解脱的亲人。

温暖的家可以至诚至真,可以免除恐惧,可以无所包裹。
这是我想的未来,我知道目前之力尚不可及。
1216 罗马城墙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
——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要活在真实中,不欺骗自己也不欺骗别人,除非与世隔绝。一旦有旁人见证我们的行为。不管我们乐意不乐意,都得适应旁观我们的目光,我们所做的一切便无一是真了。有公众在场,考虑公众,就是活在谎言中。
——米兰 昆德拉《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