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儿童节,我就正式奔四了。过去两年的时间,我经历了两家公司,持续了两年的“心理治疗”,翻过多少山头,掠过多少美景,认知和心理发生了超乎想象的变化。和我很近的人“不识庐山真面目”,一年不见的朋友直言不敢相认。

Today, I’m new-ego.

两年时间,我调整了人生的方向,更改了事业方向,而不仅仅是修正和纠偏。放下“天下国家”,回归“家庭与幸福”。

自此之后,我要把我的家庭定义为一家公司,名字叫做“Healer Corp.” 我为这家公司确立了愿景、使命和价值观,我是员工和职业经理人,它的董事长,还在来的路上。放下“国家、人民”理想主义的我并非失去了梦想,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我想换一种方式度过余生。

  • 愿景:一人、一家、一生活
  • 使命:与相爱的人喜乐地度过余生,成就真正的自己和家人
  • 价值观:信任、独立、喜乐、生活

想要长期坚持一件事,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记录你坚持的整个过程。
无论用文字、图像或者一月的记录中发现进步的痕迹,但只要把时间拉长,你化蛹成蝶般的变化就显而易见。

四十岁之前,我要完成几件事情,或者说使命:

  • 具备让家人幸福一生、生活无忧的能力和资本,实现财务自由;
  • 占据至少一个事业高点,最好不要把事业放在一个篮子里,事业要可持续发展;
  • 喜乐。

为此,我前三年必须通过创业实现基本的财务初步自由,之后三年拓展自己的视野和圈子,最后四年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事业基础和生活基础。这条路很难,只有两种可能,没有中间道路:

  • 我成为他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上。
  • 我变成了“渣男”,自己都讨厌的那种。

以终为始

在这条路上,我必须像侦察兵一样机警又冷静,反思能力和自我优化的能力足够强,『沉着而冷静,坚定而执着』,才能躲避这条路上的重重陷阱。为此,我假设自己已经站在四十岁的路口,在日记中回望2018年。2018年对于我而言,就像1949对于中国;在我奔向四十岁的旅程中,2018年很可能奠定我生活(感情)和事业两条线的主旋律。

用四十岁的眼光和理性,去思考:

  • 如果我成功了,2018年我哪里做对了?
  • 如果我失败了,2018年我哪里做错了?

如果我成功了,归功于…

  • 转向和放下

放下空想,放下面子,忘掉昨天,从头再来。我必须把一生的利益、喜乐的幸福放在首位,甚至是唯一的目的。当我把这些“功利主义”的说给同事听的时候,他们竟然十分惊讶,我才料到我在别人眼中,竟然如此“不食烟火”。

放下昨天,还有放下无意义的社交游戏。特别是,不要在任何不重要的人和事情上浪费时间,我只想和那些能让我成长、快乐的人在一起。每个人的时间很宝贵,每一秒,我都想用来陪伴我最重要的人。

人生就是一条高速公路,有的人天然在快车道上,而我必须不断地切换跑道,同时要确保避免任何致命性事故。2018,今年是一个坎儿,一旦迈过去,我才可能跳过“中等收入陷阱”和躲避未来的“中午危机”。

  • 学习

每年,我都必须用过去一年获得的新知来成长,而不是坐吃山空。

每年、每月必须拿出时间和金钱用于学习和成长,十年前我能跑赢八零后,如果不学习肯定跑不赢九零后和零零后。2018之前的两年,我学习了营销、数据分析、心理学等,2018年之后,我应该在金融、商业模式、资源共享等方面下功夫,在四十岁前遇到事业的瓶颈时,我必须通过MBA/EMBA或者出国进修的方式完成新一轮的跨越。2018年的得到课程,2019年的混沌课堂,2020年的并购优孰,2022年的MBA,2025年前的EMBA,2028年前出国游学,都将是我商业之路上的计划。四十岁时,我想告诉自己做到了。

期待,四十而不惑。

三十岁之后,我要学习的已经不是技术,而是如何带领团队,如何胜任领导者角色,如何拼接所有可能的资源。用《细节营销》作者柏维良教授的话说,我必须具备“支配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可持续的发展,同时解放自己的劳动。资源意味着见识,没有见识,永远没有翻身机会。

  • 爱情

如果成功了,那一定是我做到了接纳、坦诚,并且学会如何去爱;并且具备了爱的能力。

很重要的,我一定要承认钱就是爱情的必要条件,先成为能爱别人的人,再去爱地热烈。而不是努力不足,却希望爱情来敲门。

我之前想“别人有1000给你100,只是他的10%;我有100,却给你了99,所以我更加爱你”。现在看来就是弱者的自慰罢了——比例从来不能代替绝对数量。我要像别人一样拥有1000,然后给爱的人1000,这才是我应该有的状态。如果不能做到,要么我就甘心过小日子,要么我就会成为怀揣梦想的“渣男”。

  • 分享和舍得

和朋友成立公司,要舍得分享,获得人心。如果我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他人就愿意跟随我。能成功的人,一定是具有如此支配力量的人。成立第二家公司的时候,我听取了朋友的意见,更加谨慎的选择合伙人,释放了更多的股权,从而换取市场和机会。

  • 团队和信任

十年时间,如果有几个人跟随了我一生,我对他们负责,他们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十年之后,这应是爱情之外最为骄傲的事情。

我之前的目标是做职业经理人,但是发现其实这是妥协和退让之后的中庸之道;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我只有遇到好老板才好匹配,可是好老板太少了,怎么办? ——我要自己去做一名好老板。十年之内,我要拥有自己的团队,甚至资助他们自己的项目,让员工都能解决财务自由。

  • 原生家庭

这条路上,我需要迈过的最大障碍,也许来自于原生家庭。

一个从小缺乏爱的人,对家庭没有崇敬的人,甚至不知道“爱自己”的人,是需要巨大的勇气把自己在成长路上推倒重来的。

如果我在这条路上成功了,一定是深刻认识了原生家庭带给我的束缚和枷锁,然后才勇敢的成为了新的自我。特别是对于家庭、爱人、生活的理解和责任。

朋友说我不知道“自爱”,期初不以为然,后来深以为是。我要更多的认识我自己,就要剥开昨天的壳。

如果失败了,我可能做错什么

  • 不能控制愤怒

为情绪所困,不能做到凡事淡定如水,不能处变不惊,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没有很好的理解《控制愤怒》的训练方法并实际应用。只有员工才有资格发脾气,领导,只能驾驭性格和脾气,而不是反被困扰。

尤其是,不能控制情绪,不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会是我失败的最大诱因。樊登说“看点见别人的好才能获得成功”,愤怒和抱怨会模糊我们的眼睛,而且会耗费宝贵的精力。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论语》

  • “缺乏责任感的恋爱”

在没有能力爱的时候强求去爱,结果没有聚焦,被感情所困,我甚至可能在失去爱情之后,自暴自弃,这是一种风险。但是,我依然会追求我真正爱的人,爱是一个人一生的动力。我已经放下了之前虚无缥缈的理想,取而代之的是“一人一家一生活”而已。

从原生家庭调整失败

如何在认识昨天的路上不能坚定,我可能成为了“邯郸学步,失其故步”的小丑。我要把父母保持一定的亲密关系,又要跳出过去三十年他们的影子和预设。这条路,凶多吉少。

  • 职业化不足

慈不带兵,我对员工要求不够严格,让自己难受,让公司亏损。我在这条路上做不到平衡,要么自己很累,要么员工很累。三十岁那年,我认识到自己这一方面的不足,所以选择能和自己互补的人在事业上相互帮助。

  • 做事情不聚焦

我的想法有时候实在太多了,需要自己反复的过滤,也需要强迫做减法。不安全感会让我把鸡蛋放到多个篮子里,事业经常要求我必须短期内ALL IN一个项目。即便在ALL IN一个项目时,我也需要分清短中长期的战术和战略,聚焦当下,形成合力。

如果我失败了,很大的概率在于我无法控制,外人难以阻止我超过合理范围的折腾。

眼下的路

你看,成功需要同时做对很多的事情,但是失败,只需要重重的跌倒一次就够了。即便自己再次爬起来,唯恐也会因为疼痛迷失了眼睛,还会迷失很多重要的人。

从眼下去看,我应该如何去做?

  • 我要自己做一名好老板,而不是期待好老板出现。用真心去做人,用利他之心去做事情,看好趋势,把我节奏,就必然会有积极的结果。
  • 我要建立一生动力的源泉,然后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我想只有两种力量能让人做出真正的、有意义的、甚至颠覆自我的改变——爱情和信仰。爱情来自于看点见的知己,信仰来自于神秘而敬畏的力量。敬畏会给人无穷无尽的力量。
  • 我要找到事业上最坚定的合作伙伴,弥补自己的不足,从而发挥自己的长处。
  • 放下一切与生活、工作无关的事情,尤其是无意义的矫情。

长远的路

前几天去听壹玖模式的课程,感触很深;知识可以转化为生产力,可以转化为金钱,这是毋庸置疑的。阻碍每个人进步的,其实是自己,而不是别人。一个农民是不能理解资本家的幸福和逻辑的。对于我而言,

  • 我一方面要实现认知的进步,抛下农村人的习性,放下畏首畏尾的性格,放下对成本、负债等的恐惧,用企业家、资本家的逻辑去理解新的世界;
  • 十年之内,永远不要做直接投资重资产的事情;尽可能加长杠杆,撬动地球;
  • 做任何的项目,我的个人利益占比,不要超过51%,永远要用分享的心态、用成就别人的心态去做事情。如果没有人愿意合伙做,那说明这个项目是不应该当下做的。
  • 做任何事情,用一个标准去判断,“这个事情,对她有好处吗”。

爱一个人,我想给她我的所有;为她去做所有的事。

爱一个人之前,先学会爱自己。不自爱的人,鲜能爱人。

2018/5-2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