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从群哥家到成都双流机场的路上,随手开始写这几天的日记。

1,

昨天和彭总见面了,我预想的合作方式没有实现,却又其他的好消息值得期待。

他说我是否确定要走这条路,因为我逻辑性好,但是可能不适合做销售,要反复碰壁,被人拒绝。其实不如到北京或者成都办公室上班。

我说我可以的,这两年都在做业务,努力在向销售和运营转向。而且,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所以找了合伙人搭档弥补自己的软点,我负责技术和高层外联,合伙人负责团队和销售。

当然,我内心还有这样的想法,“难? 为了让爱的人过上喜乐幸福的生活,胯下之辱皆可忍受,为了挣钱受点委屈又如何呢?”

何况,我从小吃过的苦,何止这一点?

2,

刚才 群哥给我转了钱,创业不易,创业艰难,说先用着。我很感动,爱一个人不是说什么,而是做什么,好朋友也是。

世间最好的默契不是有人懂你的所有言外之意,而有人是心疼你所有的欲言又止。

我问父母借钱,他们没有,不仅没有还要问我要钱买烟买酒。没有不可怕,可怕的没有的理直气壮。

昨天群哥说的对,“一旦体会到了挣钱的乐趣,你就会乐此不疲。” 联想到《一个广告人手记》里面的话,我就更加坚定:

“给你说实话,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妙不可言。”

3,

昨天和群哥转了成都,两个人畅聊很开心,说到我和我哥哥的不同,其实都是岁月磨练的影子。

昨晚哥哥在博客中转发“教育是否改变命运和阶层”的文章,我回复说,“想想如何把知识转化为生产力”,一早他就回复,说我不应该不知道全部擅加评论,以偏概全,哎,他哪里知道,我担心的是他走我走过的痛苦之路呢。多说无益,言多必失,即便是亲兄弟又等如何。

“在最重要的时候,做最重要的事情。”

这是他的高中老师给他的告诫,我牢记在心差不多十五年。

除了赚钱,把自己卖出去,我现在不想关心其他一切,包括政治和教育。我在乎我作为一个个体能否突出重围,而无暇顾及国家的教育是不是锁定了命运或者阶层。

我先做到,这就够了;至于我以后要不要改变这个世界,等我有了power,自然就有了行动。

明明答应了不再评说他的任何事情,为什么总是忍不住呢? 难道是感情吗?

十年之后回顾今日,就会发现,其实我和他的人生道路,已经在2018年分道扬镳了啊。

既然知道了未来的结局,那就不要再去说什么了吧。

4,

我身边的人说我没变,一年不见我的人却说不敢相认。生活就是需要点若即若离,相互独立又相互依靠。

放下人生的宏大叙事,开始一个人和两个人的生活。

加油,喜乐君!

2018年开始,匏瓜君属于过去,正式使用“新我”的名字: 喜乐君。

今天开始,31岁!

今天开始,喜乐君!

all for Healer

2018/6/2

成都返程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