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段时间,准确的说从大学开始,我一直相信,“善良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并且推己及人地认为这个世界总是美好的。毕业后在社会上行走多年才发现,这种“善良泛滥”的善良思维,只会让好人吃亏,让恶人获利;于是慢慢地修正了自己的这个假设。

我希望大家了解一个真相一个事实:不管你活成什么样,不管你多优秀,多完美,总有人喜欢你,总有人不喜欢你。哪怕你很糟糕,也总有人喜欢你,总有人不喜欢你,然后你说你完美到像耶稣、苏格拉底那样,不照样被人弄死了吗?这么完美的一个人,最后还不是又被人害死了吗?还不是又有人不喜欢他,对他恨之入骨啊?

你活得能像耶稣、苏格拉底这么完美吗?不可能的啊!所以请你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不管你活成什么样,总有人喜欢你,总有人不喜欢你。

特别是这段时间,跟着投资人完整地走完了一次从谈判到斡旋到几近成交,然后又逆转直下的投资历程,得以有机会近距离地体会商场复杂和人性冷暖,就更加清晰地了解了与大学时代感知到的截然不同的世界的真实。今天突然就想,难道是“善良”这个假设本身除了问题吗?还是“善良法则”的履行,本身还需要其他的附加条件?

我希望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希望站着做人做事情,同时还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就像《让子弹飞》里面那段话,“站着,还要把钱赚了”。

一、善良与愚昧

小时候,我还经常听村里人说起别人“善良”的故事,上学和毕业工作之后,就越来越少。以至于后来城市的朋友说,我的表面上善良就只是“农村人的外衣”罢了。我刚开始是不以为然的,随着自己创业开始,遇到了很多始料不及的事情,遇到“那么多”感觉像是坏人的商人,于是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我非常冷静地想知道, 为什么商业世界很少用“善良”评价一个人,而在农业文明的秩序中,“善良”或者说道德竟然成了首要的法则? 然后我才能回答,为什么我披着农村人的善良的外衣,不能在商业世界的丛林中得到尊重和认可。

1、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农耕时代和农业文明下的劳动者,主要的精力其实都是在和农作物打交道,每天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中心是没有感情、没有道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农作物。这样的农耕生活甚至连有规模的团队合作都不需要,最多以一个家庭三五个人为“团队”,有一个唯一的不可撼动的长辈发号施令,无人不从。对于政治的统治者和文化的统治者而言,最好的驯化方式,不是培养他们如何公平公正地与其他人交易,而是如何默默地独自劳动。

如果要多个人合作和交易,利益分配规则是保证交易公平公正最好的方式,但是如果一个要只需要埋头看地、抬头看天,他就不需要与人的交易规则了,只需要因循昨天的工作方式就好。

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道德的枷锁,才是最好的方法。你看三纲五常、贞洁牌坊,多么生动的案例。

但是,当我们进入工业文明,当大规模机器生产导致的劳动分工需要每个人更加紧密合作,当贸易和交易也能创造财富,商业大规模的发展起来,人类发明了历史上可能最伟大的发明——“公司”,赋予了像人一样独立法人资格。

2

在文明的冲突中,昨天的善良开始成为一种愚昧,就像老家的父老乡亲还在用几十年前的方式辛苦耕作,却自以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一样可笑。

商业世界中,最好的美德不再是善良,而是职业化,所以有句话说,“职业化就是商业世界的教养”,我是深以为然的。

商业和职业化不是要摒弃昨天的善良法则,而是要把利益作为规则的中心,而不是大地和农作物,一旦实现了这个转变,这个世界就从亘古不变的循环,变成了每时每刻都瞬息万变的交易的海洋。只有双方的利益最大化,才能建立稳定的长期关系。

所有的商业活动,都是努力践行理性的交易。

3

善良,是农耕时代的文明;交易,是商业世界的核心。

201503071000142241.gif.jpeg

二、善良与商业经济

既然商业经济的本质与农耕时代截然不同,不再以不变的农作物为中心,而是以双方的利益为中心;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善良不是不再生效,而是不再是新的经济规则的核心法则。这个世界的善良,还是这个世界的必需品吗?

人与人的交易,需要看的是利益,但是利益能否长久,我们还要看背后这个人的品质。善良不是不起作用,只是退居二线而已。

我看多了没有善良的商人,没有善良的伙伴,他们就像昨天的农民一样,成为了这个商业世界的主体。但是真正的商业大亨,就像“教父”一样,是遵循最高的理性和最高的道德准则的——友谊、忠诚、缄默。

不过,这些美德的背后,是资源、权力、利益交易。不断的利益交换,努力实现着世界的守恒。

在商业的世界中,最好的杀人方式,不是刀枪,而是商业的征伐,是利益的争夺。

而那些受伤最多的人,恰恰就是时刻想着捍卫善良法则的人,他们被其他人视为农耕时代的农民,轻易地就可以被操纵。很多人到了中年,依然不能接受自己其实被操纵的事实。

 

三、这个社会需要的善良

这个社会需要善良,但是它需要的善良是什么样子?不再是过去那种忠于农作物一样的忠诚,而是在交易的规则中捍卫原则但不失勇气、遵守秩序而不乏防御。

  • 不要以不设防为善良,那是通往奴役之路;
  • 不要以人性善为假设,那是商业世界的南墙,被芸芸众生撞来撞去悍然不懂;
  • 不要以非攻为美德,只有最有效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商业世界,纵容从来就是罪恶的温床,就如同绥靖政策导致了二战。

商业世界的善良,应该是长久利益的底线,是稳定合作关系的基石,是防御背后的坦诚,是能力背后的自由。脱离了能力和利益,善良就是昨天的善良,不是今天的美德。

 

四、我的创业之路

看上去无聊的话语,我却花了很长的时间去领悟,吃了很多的教训去接受。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处处不如意,到处都是坑,走路于是越来越谨慎和倍加小心。

  • 在我的人生经历上,我在内心会记下一个又一个的黑名单,当年在临沂有一位(权),如今在潍坊又有一位(刘);他们会成为我一生的敌人,就像教父说的,“敌人永远都是敌人”;
  • 合作,有时候是最快的路,但很多时候,也是通往死亡之路,因为你需要遇到正确的人才行。
  • 最好的放手是进攻,只有足够强大,才能赢得尊重。

 

终生黑名单公司:

  • 潍坊有房有家**

Dec 4, 2018
Dec 10, 2018
Dec 27, 2018 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