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去苏州参加Tableau partner Boot Camp活动,恰巧朋友就在不远的苏州西园寺,因此会议结束就过来看他。我了解他为什么到寺院修行,内心是劝他尽早回到社会的。下面是我们的沟通,我觉得是值得记下来的。我的朋友和我是本家,我用WU代表他记录这次对话。

8日早上,我凌晨四点四十起床,五点半到西园寺,跟着众多师兄参加了早课,在五观堂就餐。之后我们两个人边走边逛,又去云端阁喝茶。

喜乐君:

  • WU,早课和五观堂就餐时,我想了一个问题。之前看过一本书,作者提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他问“鸟会飞是因为有羽毛吗?”你想是不是?我们直觉的回答是正因为羽毛鸟才飞起来。但是人类从知道鸟会飞到发明飞机,却过去了至少几万年,早期试图胳膊上绑上羽毛,甚至发明会扇动的翅膀的想法都失败了。直到二十世纪初,莱特兄弟才发明了飞机。
  • 为什么?因为科学的发展,人类发现了鸟会飞的原理,不是因为羽毛,而是气流导致的压力差产生的升力,流体力学的发展回答了鸟为什么会飞,才带动了飞机的发明。
  • 同样的道理,我看到你们睡觉的环境,晚上冷的不行,还认为没有福报开空调;早餐时也是非常冷,我认为这样的日子太苦了。我看对面吃饭的师兄们,眼神呆滞,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其实身体的痛苦其实不能解决问题,身体的痛苦不能带来觉悟,否则印度的苦行僧和农村的农民就都是圣贤了。因此,我觉得,凡是劝告他人通过痛苦的修炼获得解脱的,都是耍流氓;凡是希望通过痛苦的修行解决问题的,都是自欺欺人。

WU:

  • 你说的对,痛苦的修炼确实不能解决问题。我希望在这里为ZHANG(妻子)积累功德,祝福她们生意做好,我也算是帮忙了。而且,我回家两个人就会吵架,我出来了,可以让她一个人做主。
  • 你看吃饭时对面的师兄眼神呆滞,其实师傅也是如此,修行人最后都是心态平和,你不会看到大家炯炯有神的样子,你看佛祖也都是眼皮微微放下,旁若无人的样子。

我意识到我说师兄眼神呆滞是一种亵渎和错误,我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去评价,更不应该期望修行人表现出像我一样商人的贪欲。等到到了他住处,我又给和他同住的师兄说了我劝说他的话,那位师兄修行不错,他回答了我的话,让我感到自己的无知。

师兄:

  • 你说的都对,痛苦不能解决觉悟的问题。但是,大家在这里并没有感受到痛苦,你可以问一下周边的人,大家都在这里特别的快乐,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
  • 而且,你说鸟会飞是因为原理,其实不是,是因为心,是因为心有能动性。所以鸟才会飞,人的能动性也帮助我们飞上天。

我接受他前面一句的话,我误以为大家痛苦,其实只是我个人的错觉,大家并没有因为“冷”而痛苦,这是我的片面感受,却错误地推己及人。修行人更在乎的是心,这是对的。

不过他说鸟会飞是因为心的能动性,这个解释我当然不能认同,不过既然是科学而非哲学的问题,我也没有必要在这里争执。因此,我接纳了他的话,然后放弃了继续劝说朋友尽早回家的想法。不过,我给予了当下企业如何解决短期问题的建议,用来缓解他和家人的矛盾。

 

这个世界如此复杂,有时候想想真的缺少修行的地方,寺院也提供了这样的场所。每个人的角度不同,看待问题的结果也就不同,我们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看问题,往往大相径庭,工作如何,生活如此,人际关系,往往从此而生。

不过,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吃苦不能解决问题,这却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有对痛苦的反思和与家人真切的沟通,才能解决一切前行中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