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傅那里精修两日,重新踏上世俗的旅程。看着火车窗外耕作的农民,偏僻小站看守铁道的工人, 我知道自己注定不甘平凡,虽然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注定伟大”。

有一类人,生来注定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即便是黯然离场的特蕾莎•梅,桀骜不驯的特朗普,还是如日中天的普京。更多的人,注定在自己挚爱的领域成就一番天地。

而我的天地在哪里?

也许樊登说的对呢,就是不要去做职业规划,只管精进,在这个变化如此迅速的时代,我能保持不断学习不被抛弃,同时赢在自己专长的地方,比如执著与偏执、洞察与辅导,自有一方天地,因我而盛开。

2019/6/9 Rail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