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傅那里精修两日,重新踏上世俗的旅程。看着火车窗外耕作的农民,偏僻小站看守铁道的工人, 我知道自己注定不甘平凡,虽然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注定伟大”。

有一类人,生来注定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即便是黯然离场的特蕾莎•梅,桀骜不驯的特朗普,还是如日中天的普京。更多的人,注定在自己挚爱的领域成就一番天地。

而我的天地在哪里?

也许樊登说的对呢,就是不要去做职业规划,只管精进,在这个变化如此迅速的时代,我能保持不断学习不被抛弃,同时赢在自己专长的地方,比如执著与偏执、洞察与辅导,自有一方天地,因我而盛开。

前天一位企业家朋友来山东,我陪同参观了一家企业,席间讲到关于高端职业教育的项目,瞬间又激发了自己重新投身教育的热情。今天重读朱棣文在哈佛大学的演讲,说“生命太短暂,你必须对某样东西倾注你的深情”,莫非教育就是我的一生的归宿?

在经历了人生的各种坎坷之后,我希望我能找到一片天地,奋斗十年二十年和五十年的时间,如同人生一样,用耐心、毅力、时间来赢得一切。我愿意在动荡的年代,为职业教育、高端的职业教育准备一条出路。

努力为2020年重回教育,奠定基础。

 

2019/6/9 Railway
Jun 24, 2019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