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完一周的客户拜访之旅,终于抵达北京开始两天的佛学课程。我曾在2015年8月份加入北京团队,八个月后回到济南。整整过去了三年三个月,有的变化让人感觉沧海桑田,有的变化让人痛心感念物是人非。

1、谁是长久的朋友,谁是长久的敌人?

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优秀的品质应该从源头开始相伴而下?沿途风景,有多少是如同希腊神话中的海妖拥有足以摧毁意志作为坚定者的力量?稻盛和夫说,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临走的时候心灵比刚来的时候更加高尚一点,如果你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事儿,想想有多少人能保留儿时的美好品德就知道了。

一生一辈子,到底有什么品质才应该是一生的朋友,而哪些注定是一生的敌人?如果我们能及早的发现这些问题,也许就会在后面的道路上,更好地分辨是非判断良莠,避免因为大幅度的调整而折煞了精神的脊梁。

过去的几年,我经历了很多的事情,见到了品质各异、行为各异的人,他们无一例外地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有的诚如孔子所倡导的“刚毅木讷近仁”,有的则极具“巧言令色”的本领,有的人从高尚的神坛跌入平原,有的人则依靠毅力而赢得时间。

我如今特别喜欢瑞·达里欧的《原则》,读这本书酣畅淋漓溢于言表,感觉把我临终前想要交代给后生的话都已经更加完美的和盘托出。我愿意借鉴他的观点,来回答这个问题:

  • 现实是双面人,它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大的敌人,我们必须学会接纳现实,但是又不能为现实所打败。
  • 极其坦诚、极其透明,是一生最好的朋友;拥有这种品质的人能接纳他人的批评和帮助,能接纳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并能在企业中建立更优质的团队关系。

我不知道在英文中“善良”这个词应该如何表达,但我确实没有《原则》中有相关的阐述。我曾经以为善良很重要,却在这个地方连连栽跟头,后来我坚信,如果没有勇敢,善良也无意义,因为单纯的善良随处都会遇到善良的敌人,只会让自己头破血流以至于怀疑社会的真实。

善良只应该对对自己的要求,是心性的理解,是高尚的一种表达,但是在人际关系中,我们要以勇敢辅之,更好的办法是用利益去作为关系的准绳——这里的利益是双方所能获得利益,而非简单的金钱。

 

2、最大的敌人隐藏于自我

我不断地听信了他人有关另一个他人的话,与此循环往复,最后深感寒心不已。多年前的朋友,多年前的工作,总有很多变化的地方,亦有很多未变的地方。我们希望所有人和所有事情都能进步。

前几日因为另一个朋友的事情,我突然写下了一句话,“用心性成长的方式解决一切成长的苦难”

这一点,我是受了很多大企业家的启发,他们往往会在心智上升一个高度之后,对之前的问题豁然开朗。如同小学的孩子觉得1+1非常简单,而初中之后才觉得九九乘法表毫无难度,但是更多的知识,随着成长就迎刃而解,无需花费此前同等的时间。

人生何其相似。

但是,成长意味着改变,改变即是痛苦;很少有人能持久地接纳痛苦并通过持续不断的反思获得成长;如果有,请务必珍惜身边这样的朋友或者领导。相比之下,不变甚至为世俗利诱所牵引的“成长”,就舒服的多,而这是我们隐藏于每个自我身上最大的敌人。

中途去洗刷,我突然改变了自己对《教父》的态度,年初的时候,我对这部电影和小说的推崇无以复加,给很多人介绍并推荐阅读。我甚至有几次希望以小说中的方式去参照自己的工作和人生,好在几次都被自己否决了。为什么?改变我业已形成的方式已经是痛苦,何况还是内心不太赞同的略带“暗黑”的方式。

因此,我如今不会再向任何人推荐《教父》,它适合于认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和曾经的奋斗史,但是不适合于在治世作为行动的长期原则了,否则教父为什么要一个劲洗白呢。

前几日在北京去拜访客户吃饭,等待之余到亚运村大厦买了一本书:阿德勒《认识人性》。在返程的地铁上看了几页,突然被电到的感觉,按照这样的说法,我自信满满地说要通过努力去改变我一生的假设就是虚妄了。他说“一个人的生命轴线(Lebenslinie)是不会改变的”,因为“从完全相同的一个经验中,几乎不会有两个人得到完全相同的心得。也就是,人并不总是由于他的经验而学聪明。”我们所有的经验,也只会得出特定的心得,“这些心得大抵上对应于他的生命轴线,也加强了他的‘生命模式’”

你看,一个哲学家可以用寥寥几笔,就把我们凡夫看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我们每个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恰恰是自我,是自我的潜意识,我们无一例外地被它控制。正如荣格说所,

“如果你不能认识你地潜意识,就会把它控制,而你称之为命运。”——荣格

 

3、谁可以改变?因何而改变?

这几天再给另一位朋友做心理疏导,非常努力缺少总是不如意,其实是执着地方向出了问题,而不断地偏执又在不断强化自我地内心,就像上面阿德勒所说。我在北京上课,对其中地一段记忆犹新,不敢忘却,于老师说,“二时教法的领悟,目的在于破除凡夫对当下的执着,但大根性者得解脱,小根性者入断见”,简直和阿德勒上面“人并并总是由于他地经验而学聪明”完美互应。

归根到底,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自己,也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自己。

我看阿德勒《认识人性》,开心的是他在“一个人的生命轴线是不会改变的”之后,给大根性的人留了一条缝隙,通往光明。如果一个人要改变,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做到,因为这条路上需要“深思熟虑和耐心”来对治内心的潜意识和愚昧,佛家称之为“无明”(糊涂),更重要的是需要“深刻的体验”,体验什么?体验失败和痛苦。

根本来说,只有一种人才能真正理解人性,那就是“悔改的罪人”:他或者经理过人类内心里的所有过错,并且走了出来,或者虽然还不到这个程度,但是已经很接近。

……一个从生命的种种困难中挣扎出来,从泥沼中奋力爬上来的人,一个找到一种力量,对一切罪恶的诱惑不为所动的人,这种人最能了解人生美善和邪恶的各个面向。

——阿德勒

看到这里,很多人恐怕都没有了“认识人性”的勇气,因为这背后需要的“深刻体验”所伴随的必然的痛苦,已经足以望而生畏了。但是也只有这种方式,一个人才能通过“认识自我”和认识背后的“因果关系”,才能让“他的经验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因此而改变人生的生命轴线。

 

短暂的结语

这次北京之行,很多事情会让我终生难忘,还有这本书。过去两年,我人生的不幸是经历了各种的波折,而人生的幸运是通过这些波折找到了成长的方法,并借助领悟他人“惨痛的失败的教训”来获得无法体验的失败的领悟。这是我的成长之路。

如今,要看着曾经的人变的陌生,却开始对人生有一丝悲凉的感受;大学研究生执意要转行教育,希望能创办一所学校教书育人,现在,内心又有了这样的冲动。为什么?因为人生的路真的太难了;在人生路上失足,应该有更好的老师来教导。

祝天下朋友因为痛苦,而得解脱。

 

Jun 16, 2019 Beijing
Jun 18, 2019 Jinan 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