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陪同一位朋友参观一家工厂,席间聊起来几个教育相关的项目,我有感觉重新触电。从内心里,我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成为一名有意义的人,而非充满了铜臭气息的商人。也正因此,我早早的结束了我的教育生涯,一来做幼儿园赚孩子的钱于心不忍,二来国家在高考前后的指挥棒完全让人失去空间,无法施展。

现在看来,如果从职业的角度去看,唯一的机会,恐怕就是职业教育了;随着国内外专业技术岗位的确实,高端的职业教育成为稀缺的资源,以职业教育为入口,再推行修养和人性方面的引导,我有信心用十年时间做成一家所有人刮目相看的机构。

不过,眼下我还需要更多的修炼,还需要更多的成长磨练,否则,即便机会摆在眼前,我也会被一些利益所趋势,被潜意识所趋势,过早的掉入自己无法控制的局面,而早早的失去了自我。所以,接下来的一两年时间,我还是需要以创业、以Tableau为核心业务,见识更多的成功与失败、光明与梦想、坎坷与曲折,然后才更有自信安全而高效地度过前面的人生迷雾而不迷失。

这,更加难能可贵,也将塑造我的价值与意义。

//补

今天给一家山东知名的职业学校打电话,对方多人试用了我们的Tableau产品,电话打过去,却说“下载下来玩吧”,“正在忙不方便”,“没有这个人”……我觉得对于教育工作者而言,这样的回答简直就是对工作岗位的不敬。

不过想一下我毕业的985大学,在国家的垄断和教育特权的长期保护下,几乎失去了活力,优秀的教授也在流失,这和企业中的情况其实如出一辙。这么想来,前几天我和校友办领导沟通我的教育想法,对方说给我介绍几家职业学校校长,可以直接合作,我觉得虽然是近路,但是终归是毒药。

最困难的路最近,最近的路最险;一个人的成长如此,一家企业的成长亦如此。

我依然坚持此前的判断:中国目前最为落后的两个领域,是政治和教育,如果还有第三个,大概是媒体。我的理想,是通过教育帮助后来的人少有弯路,以此实现活着的价值。随着中国工业化的前进,最有可能撕裂的窗口,大概只有职业教育了。学前教育毕竟要服务义务教育,空间太小;大学教育倘若以科研为重,十年二十年无法超越。只有像一家公司一样,全力服务于职业和终生职业成长,才是眼下的出路。

再补/

如果我去做职业教育,一种可能的设想是:终生成长的职业教育。它区别于目前大专、中专这样的学历职业教育,也不同于以科研为目的的大学教育,但是结合了快速变化世界所需要的终生成长理念。

我希望把学校做成一个人未来十年、二十年的职业成长中心,每一位毕业的学生,都可以随时回到学校重新汲取能量,通过相互的沟通促进共同的成长。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用每年收入的5%付给学校作为个人成长的基金,努力换取次年10%的收入增长,这对双方都是相互鼓励的最佳方式,以此循环,成为不断上进的人,不断进取的学校。

屏幕快照 2019-06-29 上午8.55.57.png

随笔图~

 

再补//Jul 10, 2019

如今的教育,败在管理和教育过度商业化,也败在学生不够商业化。以我自己创业的经历,我觉得有一种设想是可行的。

假如我执掌一家职业教育,我借助阿米巴的思路,把每个学院视为一个经济体,让他们接触行业内的所有公司和产品,比如计算机学院和大数据学院就可以与Tableau沟通,学生可以通过Tableau学习和培训赚钱,同时获得毕业后的第一个跳板;老师可以通过Tableau来施展管理能力,和优秀的学生一起保持在商业社会中,保有足够的活力。当然,所有的学生都可以自己选择所要全力以赴的产品,比如Tableau,或者帆软,或者微软。

对于职业教育而言,应该用完全商业化的思路去做,保持竞争力,保持最新的活力,能在竞争市场中活下来的学生,才是真正毕业的学生。

 

再补 Jul 20, 2019

工作之余,魂牵梦绕;难道这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病症吗,还是内心怀揣着教育使命的晚辈的遐想?思考的训练,依然是一种成长的方式吧。因此我希望自己不断地充实和验证我的这个教育假想。

教育应该是开放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却很少被教育机构引以为行动。如今我经常在得到app上学习,听金融、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的课程,也在混沌大学听柏伟良教授的营销,这些都是此前的教育机构中难以触碰的;这种方式确实会颠覆学校的教育方式。

一所站在时代前列的职业教育机构,不仅仅是在市场经济中帮助学生取胜,同时也要让自己深深地扎根于市场经济中,通过这些越来越开放的资源来获得能量。

  • 通过与企业的合作可以获得低门槛的产品学习机会,比如Tableau、微软、autodesk等等;
  • 更重要的,可以与得到、TED、混沌大学等机构合作,构建内部的课程,更重要的是构建终生教育。机构难以通过全面的课程帮助所有人,但是可以整合所有的资源;只有这样才能有信息帮助毕业生五年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机构甚至可以作为上述更高品质教育机构的线下合作机构,帮助他们“整建制”地培养潜在客户,就如同哪些软件公司一样。无所谓相互利用,利益会让我们紧密合作——利益的目标是学生的成长。
  • 借助社会上的有志之士的资源。如同我和我的很多朋友,大家都愿意寻找一个地方来施展自己的影响力,施展影响力也是构建成长的一部分;对于学校的学生而言,他们可以及早地让自己融入这一切,甚至与每一位可能成为伟大企业家的人成为朋友。有谁能否认,我身边会不会出现百万千万富豪呢?我身边会不会出现影响一个地方的哲学家或者教育家呢?

 

Jun 23, 2019 6:37
Jun 28, 2019 update Night
Jul 10, 2019
Jul 20,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