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南京遇到了高中班主任兼政治老师,群里发个说明,约了另一个高中同学一起吃饭。席间除了回忆当年的小事情,全程成了感慨时代进步的茶话会。

1

我的高中母校从当年的一所学校,已经发展成为了十几所学校的教育集团,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从潍坊到云南、南京再到加拿大,成长速度绝对比我要快得多。

我最为感慨的是,如今的学生们都太太幸福了,他们借助互联网的工具提高了效率,高中就具备了我大学毕业时才具备的一些基本技能,比如演讲、研究分析能力、社团活动经验等等。这背后是教育方法的极大提高和改进,271教育集团自己开发的系统,可以帮助学生选择自己适合的学习方式和进度——自选视频、音频、图片或者文字的方式学习。

而我当年到了大学时,第一次社团竞选“演讲”(如何还能称之为演讲的话),是全程紧张、大汗淋漓结束的,唯一缓解紧张的方法是单腿站立在讲台后面!

另一个细节是,当年我所在的“辉煌十班”五六十人,过二本线的大概只有二十几人,过一本线的则不用一个手即可数清。而如今,母校的班级一本线几乎是90%以上,我猜想很多人是状态不好没有通过。

难道是当年我的同学笨吗?NO!只是当年我们的学习方法太傻了,老师也没有更好的方式,死记硬背、刻苦努力成了唯一的方式。我还清晰地记得高中政治和历史课程,我把封皮封底都画上了书中的重点,而如果是如今,我会选择用思维导图ithoughts轻松完成,然后随时修改和完善,直到打印在一张A3纸张上让我总揽全局。

2

细思极恐!

教育虽然诸多弊端,但是教育的改进效率,其实超过很多人自我学习的效率。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早年通过传统方法学习的人,如果不能尽快地调整学习的方式,提高成长的效率,就会加速被淘汰;不需要等到几十年之后,只需要3+4+3年即可——三年的高中、四年大学、三年社会化,就会被新教育方法所批量生产“师弟们”所取代。

有人会说,可是我毕业的早十年了啊,我也在进步啊?

乌龟起步早,兔子睡一觉又无妨! 我就是其中的一只乌龟,你也是。

因此,这几乎是一种宿命:在一个变化的时代,年轻人的学习效率几乎总是比过去的人好,过去的人的所有知识因此必然是加倍贬值,而不是慢慢贬值。我们不仅仅要超越同龄人,还要跑的比年轻人更快;起初要借助知识和技能,而后则借助资源和关系,如论如何,要跑的更快。

3

书中自有黄金屋。

但是,你也用挖的足够快才行。乌龟要担心兔子开始起跑了,都不一定能保留领先位置;而兔子,则应该担心虎狼的崛起。

早安,南京。

 

Oct 12, 2019
南京紫金山·东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