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去西安见了一位新认识的老师,我的金融老师,年龄虽相差26年,席间相谈甚欢。我分享了自己一两年的成长历程和感受,讲到为什么选择Tableau,我突然想起来金融中的一种见解,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于是我“造”了一个新理论——蜂蜜与墨水,并在Tableau的分享会上做了阐述。

截屏2019-11-05上午8.01.38.png

1

“通货膨胀是针对所有人的税收形式。”

这句话是多年前在《一课经济学》中看到的,印象深刻。为什么?如今我们虽然不再讲之前资本主义的剥削形式——剩余劳动价值,但是很多新形势的剥削却更加隐蔽又更加“恶毒”,比如金融时代的暗地货币贬值。越是层次低的人,越受到这种形式的剥削。

我突然觉得,Tableau犹如货币,它只会恩惠给那些最早获得它的人。而那些迟迟不能、或不愿学习并借助它的功力的人,就如同最后获得了一点点通货膨胀的点滴恩惠的人。四万亿让房地产和金融赚得盆满钵满,而我那些农村的父母和老百姓几无好处,还要为买不起的房子望洋兴叹。

因此,我想起来蜂蜜。

我们把社会比作一杯水,Tableau是一滴蜂蜜;蜂蜜入水,溶解缓慢,我们假想随着溶解慢慢下降,最先靠近蜂蜜的水是最甜的,而两侧和底下的水,可能终其一生都难以得到多少的甜分。

蜂蜜如是,货币亦如是。

所以每次经济危机,都是富豪成为大富豪的机会,也是中产跌入无产的陷阱。那些最先获得增发的货币的人,得到了最大的利益,而老百姓、普通职员能不被裁员往往就深感幸运。

每一次知识膨胀,犹如货币增发,那些最先获得并能应用知识的人,会最先获得优先权,并获得最大的利益,比如Tableau,比如当年的比特币,比如时下正要火的区块链。

2

和蜂蜜相对,还有一种相反的形式,我称之为“墨水”,墨水入水,瞬间扩散,恩泽普天。

有一些政策和知识的作用如同墨水,比如前段时间美国华人竞选者杨安泽的政策主张“每个人发1000美元”,它在用墨水的方式扩大福利,然后拉大经济,还能平衡医疗保险。

而很多的知识也如同墨水,比如高中、大学学习的那些基本原理,只要稍加努力,每个人都能快速掌握,并应用到工作和学习中去。这些知识随着教育的发展促进了整个社会的文化水平,是真正的恩泽普天。

但是,所有人都有的,在某种程度上讲,犹如所有人都没有。

比如在企业里,所有人都通过普及和培训,学会了Excel工具和word,学习了思维导图,整体的管理和工作效率可能提高了5%。或者如同当年我给所有的销售人员讲授《消费心理学》,以至于全员的销售能力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是,这种情况下,公司就没有理由给每个月普涨工资,如果是增加了,那是因为公司多从客户那里赚了钱,每个人的提成都增加了一百元而已,和所拥有的知识不成比例,更别提有杠杆。

这就如同墨水入水,恩泽普天,谁都不甜。

3

所以,我可以把知识,分为墨水知识和蜂蜜知识

前者对企业有普遍的改善作用,容易为所有人接受,但是也因此不能构成给大家增加与知识等价工资的理由。

后者对企业有真正的大用处,哪个企业先获得,谁先得益处,哪些员工先学习,哪些人得益处,而且因为价值的缓解更慢,更容易有对比,哪些最先得到蜂蜜知识的人,会成为企业或者社会中争抢的有价值资产,因此所有人都乐于给予更高的待遇。

于此,就借助蜂蜜,水成为了甜蜜,人成为人才。不仅成了人才,企业所付的价格还是具有杠杆的,因为稀缺,定价是不对等的。

Tableau,就是蜂蜜;我多年前学习的Excel,已经成为了墨水。

 

4

每个人,都要寻找和你的内心相应的蜂蜜知识,并借助蜂蜜取得自己的成果。

我如今的蜂蜜是Tableau,犹如于晓非老师的蜂蜜是佛学,高金平老师的蜂蜜是税务筹划。

多年之后,我会拥有新的蜂蜜,届时Tableau也许就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墨水(甜水)。

——

唯有知识,让我们免于平庸。

Nov 5, 2019

喜乐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