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石家庄为客户提供了三天的入门和中级培训,席间和对方经理聊了不少公司层面的一些信息化项目。我对其中的很多事情印象深刻,也在用这种方式不断的调整自己前进的方向。

一、巨型企业的形势与信息化的特征

毕业时我在国企做了两年时间,如今依然对其印象深刻——很多国企所反映的落后,实在是有违国家和人民对国企的期待。前段时间我和他们联系,很多数据化工作的方式,依然和五六年前毫无二致。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能在时代浪潮面前不至于失去自我。石药集团经历了早年的原料药和常规药,如今能走向专利药和研发药物,可以是是行业中的幸运者。作为香港上市公司,借助全球资本提速科研和销售,遍布全国的办事处也在随着国家正常调整销售政策,不至于像很多国外医药公司医药黯然退场。

不过,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普遍重视看得见的东西,而忽略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崭新的办公和科研大楼是很多公司清一色的标志,但信息化工程往往出人意料的低效不堪。就像很多城市大楼林立,但是地下管网往往脆弱不堪,及至一场大雨死伤无数,才舍得花钱弥补此前的漏洞。

相比西方公司,中国的公司普遍不把信息化建设视为“一种资产”,而是视为“一种费用”,甚至有时候视为不得不付出的“必要的负担”。少有公司会从长期主义的角度去看待信息化和IT的投入,不会想当下的劳动是否能满足未来多年的长期需求;相反,建立一栋大楼,我们往往会提前构想多年之后的应用场景。国外很多产品会通过每年的维护费保持对客户的持续更新,国内的客户往往会自信的停掉维护费,然后眼看着几年后系统崩溃无法使用,也难以再次被调整激活。

这种信息化的惯性思维,让很多企业在事后尝尽苦头。就像一个好的数据库工程师设计的结构,可以保证一家创业公司十年无需更改底层模块,一个不够好(仅仅是不够好)的工程师,让公司不得不带几年后推到重来——此前的客如云供应链系统就是如此,在一个脆弱的基础上,建立不了真正的帝国。

即便知名如石药,知名如浪潮,也会反复的掉入到同一个坑里。昨天的SAP,今天的帆软和用友,也许还有明天的Tableau,都会被这种习惯所耽误,而难以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二、信息技术和分析技术在企业中的扩展之路——经验与教训

在还没有认识到信息化投入很重要的企业中,视图推广面向未来的“自助分析”,本身就有一种赌注的性质,万事尚未具备,东风多刮无益。

如今的很多企业,以及几乎所有的政府机构,都还停留着过去由IT驱动的传统BI工具的认识上。各级领导和业务部门,认为所有与数据、软件、硬件有关的事情,都理所应当的属于IT部门或者信息部门来负责,稍有远见者成立一个单独的“数据部门”来协调。

这种方式之下,IT和信息部可以推动基础层面的建设,往往难以进入到业务部门的分析领地,每一次尝试基本都会以失败告终。

石药多年前使用用友的云分析平台,后来无疾而终,之后又请帆软的团队来做实施,一年之后事实上承认失败,不仅实施团队几乎撤离,甚至连实施费用恐怕都拿不到——企业从来不会为没有最终价值的东西付费。

事实证明,各类底层的IT项目实施还有较大的胜算,BI项目的实施就几乎命中注定凶多吉少。

不管是传统的BI工具,还是假借敏捷BI之名赚取实施费用和人工费用的“类BI产品”,都无一例外的掉入同样的陷阱:连业务人员都难以明确阐述的业务逻辑,希望外人来梳理清楚并做到切近业务创造价值,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难题。

如果过去的IT项目和信息项目80%以上的工作需要IT人员来完成,那么分析项目很可能只需要20%——不是不想更多,而是更多就是毒药,解药只有在懂得业务逻辑和信息逻辑的业务人员手中。

 

三、Tableau,可能代表了一个方向——我的赌注

我从三年多年开始自学Tableau,一直到如今的路上,误打误撞,弄巧成拙。很多时候,我们在自以为聪明的路上耗费精力,却不如在符合未来趋势的小船上酣睡一宿。

作为曾经的管理人员、业务人员、项目经理,成为为一名Tableau分析师,我有时候只是庆幸于上错了一艘恰好要通往未来的幽静小船。当我明白过来再环视周围,这反而又成了一场豪赌,我要押注在这个我此前从未听闻的趋势上。

Tableau所在的道路,代表了各类公司、单位,未来很可能要走的一条必然之路:由业务人员主导的自助式大数据分析。

你不能指望一个铁匠去做裁缝,面向客户,裁缝必须亲自操剪,而不能假借他人。

面对大数据的时代,你也不能指望IT人员能从数据中挖掘什么洞见给你,业务人员要成为数据的主人。此时我们需要一些适合于业务人员的工具,可以庞大但要灵活,可以高端但又要简单,它需要具有普遍的通用型,又不会因此而失去亮点。

正是Tableau。

 

四、对于你我而言,Tableau是短期的糖浆,还是长期的蜂蜜?

前几天我跟随金融老师学习,偶然间我把知识分为了“蜂蜜知识”和“墨汁知识”,蜂蜜代表学习缓慢却是真正的好东西,墨汁代表快速普及同时快速消逝的短期良品。

蜂蜜可以保存500年不坏,我唯一担心的是Tableau不能如此长久。

如今,我自己已经尝到了Tableau的甜头,我希望把它酿为长久的蜂蜜。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一起学习并接受它的好意。

唯有知识,真正妙不可言。

 

Nov 9, 2019

ShiJiaz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