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藏,本性清净,恒常不变,无有变易,在一切众生身中,为蕴界处垢衣所缠,贪恚痴等妄分别垢之所污染,如无价宝在垢衣中。” ——《楞伽经》

大约一周前,出差路上翻了一会儿《楞伽经》,我就被这句话所吸引了,然后反复琢磨背诵下来,写在了本子里,记在了心里。

前几天从南方返到另一个城市为客户提供Tableau培训,两个非一线城市不得不选择飞机中转,不料远方的石家庄大雾,导致前序航班延误两个小时,原来两个小时的换机时间就完全没有。发现后一班飞机也存在延误后,我想要赌一下时间。

可惜,当我的飞机尚未落地,另一个飞机已经开始登机,我下飞机一路狂奔赶到换机柜台,对方说“抱歉先生,您的飞机已经停止登记了,您虽然已经办理手机值机,但是被飞机剪掉了”。

Fuck!

当我跑到上气不接下气,为了转机把行李箱都提前快递寄走,结果还是几分钟之差没有赶上飞机,我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想做个修行人。

我买了一瓶平时几乎从来不喝的果粒橙,喝完了嗓子也是干涩的。坐在机场大厅长椅上,简直是“生无可恋”,但又没有勇气和资格说哭就哭。我甚至开始怀疑,我又做错了什么,佛祖要如此苛责于我?

不过好在我马上就调整了心态,人生就是旅行,我只是困在了一个城市一座机场而已。何况我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穷到不舍得住酒店的人了,携程走起,一碗拉面一碗汤,躺下看会儿电影,时间比心情走的更快一些。

后来客户说改到周六周日,我虽然多有不快,但是完全没必要在生意面前生气,那就真是被情绪所控制了。于是我改签了次日的机票,不急不慢地“迟到”一天时间,入住曾经住过的熟悉的酒店,只可惜缺少了一些曾经熟悉的人。

飞机上静心写了一会儿书稿,落地后去准备客户合同,准备周末培训的讲义,办理了一些日常事务,就准备开始做点什么事情。

意料之外,接了一个电话,结果第二天打算休息的时间又被占满了。不过我很开心,因为正是我想要的大客户的大生意。

此时我再回想就在一天前的事情,似乎应验了古人的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倘若我按照此前的客户计划抵达,那么我就只能是周六周日才有时间,也就无法和更重要的一件事情保持同步。我只是晚了一班飞机,损失了几百元住宿和改签机票的费用,反过来我期望的“准时”,却可能让我失去了更大的客户机会。

如此说来,到底什么才是我们期望的“随人愿”?

我们所有的苦恼,只是对一件有违预期的事情的自然的反应而已,因为这是正常的动物性的心理反应或者说应激反应,因此没有什么值得痛苦的。真正痛苦的是,我们让自己掉入了苦恼的大海中,很长的时间可能难以解脱。

苦海无边,又无法回头才难。

如果我们能站得更高高度去理解,我们不可遏制的苦恼,往往是因为我们不能站到更高的高度我理解随着时间和空间而变化的世间规则。如果我能料到,我的飞机晚点,正好提供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理由,从而为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腾出最关键的时间,我应该是欢快鼓舞的。尤其是如论如何我都要从那个城市转机,我的“无法预料”也无非是多付出改签的费用而已。

一生中那么多的愚痴行为,像不像是井底的青蛙一生的困惑;而只有“思维的眼界”到达了此前看不见的高度,我们才释然了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误会。

晚上一个朋友给我说自己要离婚了。我其实是最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分离,但是又已经习惯了周围人这样的分离。因为每个人的聪明,都不能保证他/她会理解另一个聪明或者不聪明的对象;不仅不能保证理解,甚至会随着时间积累与日俱增的误会和不满,直到有一天误会执著成为黑幕,不满坚固如同憎恶的黑烟,萦绕在一个人面前挥之不去。

有的人就这么度过了无尽头而无聊的一生,就像我老家的父母和叔叔婶子、大爷大娘。

当我听多了这样的苦恼,我就越来越觉得佛陀被称之为“觉者”的伟大和不朽。我们世间的轮回,不一定是生死,也可以是断常,不一定是别离,也可以是爱憎。

我们过于相信我们的眼睛,过于相信我们自以为聪明的头脑,过于相信看得见的以为是真实的真相,却看不见真正重要的时间、初发心、心底的善念和期望。

即便是在最残酷的年代,我们依然可以凭良心作出对和错的判断;即便是在众多的诱惑和沉沦面前,我们依然知道回头是岸。很多时候,我们内心邪恶的力量有一点雨水就会超过了自己的理性,种子现行,铁树开花。

我如今特别喜欢听别人的故事,当我越来越多的了解别人的故事,我也就越来越清晰得看透了自己。我只是一个平凡人,所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也会犯错,我也会伤心,我也有期望,我也有善心。我只是希望自己比之前更加睿智,更加理解别人的苦难和伤心,在我晚年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帮助别人解决心理问题的前辈。

此生足矣。

2016041621010716046.jpg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Dec 13,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