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因为冠状病毒的事情,全国人民和“网络知识分子”俨然分成了两派,一派漠然与观望,一派愤然与呼号。今天因为一位伟大球星的溘然长逝,观望派似乎增加了新的生机。

当我看到湖北省发布会的省长表现,只是我内心越来越愤怒,“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有的人为他的“口误”到了绝美的托词——“他太紧张嘛”,言下之意,大家何必苛责至此。是啊,当越来越多的人忘记了周总理的侃侃而谈、邓小平的高瞻远瞩、朱镕基的雷霆手段、焦裕禄的鞠躬尽瘁,当我们再也想不起来近十年来真正感动我们的“父母官”,我们无形中降低了对市长、省长甚至总理、书记的标准和要求。

以至于,在危难面前,再没有人大喊一声,“群众们,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定有办法!”

朱镕基.jpeg

而群众的麻木,更让我感到失望,不过尚且理解。

文明世界、未曾谋面的朋友们,再为我们募捐,口罩降价销售;身边的商贩们,却在发国难财,口罩的原料涨价、运费涨价、药店的口罩涨价、大白菜也涨价。

不过,我却不为此感到多么痛心,只因为他们受苦太多了。

只有那些平日被别人不断欺负的人,才想抓住一分一秒的机会去赚回来便宜;

只有那些平日被社会爱护的群众,才在危难时刻懂得保持爱心。

所以,乌合之众从来不值得苛责,也无需苛责,他们的“集体无意识”只是往日国家、社会、文化不断熏陶之下积攒的业力而已。

所以,我理解所有直白的欺骗、报复,他们来自每一位老百姓的复仇;只是我不愿意接受罢了。

“人血馒头”年年有,只是馒头连上了互联网。

 

我不想爱国,因为我未曾感受到国之爱。从这个角度说,我和吃“人血馒头”的老百姓其实一样,只是换了一个理由。

不过,国家需要,我希望能挺身而出,不是因为我爱国,

只是因为不想看到如此美好的世界,落在这些小人手中。

 

Jan 27, 2020

喜乐君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