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过年的,接到此前一家合作机构的当我,问我做一个公司的疫情分析报告多少钱。我大概报了一个价格,对方说“客户需要POC,因此需要先给对方做一个可视化报告”。

“抱歉,这次我不提供POC服务。因为上次大家我费心做完POC,回答客户问题,办理香港通行证之后,杳无音讯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意开始有了选择权,或者对每一笔生意有了新的判断标准,我才变得更像一个商人。

当我们没有选择时,随处都是诱惑,危险的机会也要尝一尝,苦涩的地方自己咽下去。不过,随着我越来越在商海中浮沉,我尝试建立一些原则去应对重复的事情,就像瑞·达里欧在《原则》中教导我的一般。

1

比如选择客户。

2019年我遇到了好几个客户让我无言以对甚至多有不满。首当其冲的是政府客户,发展政府客户确实好赚钱,但是不好吃,有时候让自己难受到难以下咽。对于数据分析而言,政府的数据文化和数据基础真得落后企业好几条街,所以有时候显而易见的问题沟通起来艰难异常。而对数据负责的官员,对数据鲜有谦虚心态,对学习多有逃避之心,拿着人民的钱却多有高高在上的心态,让本来就比较难的沟通增加了难度。

所以好多次,我都想要下定决心在2020年坚决放弃政府客户,我下不了手,又狠不下心。

我想远离政府带来诱惑,这样的诱惑推动我去追求“不劳而获”的关系型收益,而非市场环境中的对等交易。

年底因为疫情,我的朋友圈言辞激烈,与一位沟通多次的政府客户起了一些言语争执,就事论事我当仁不让,不过对方开始对我的个人评价和指摘时,我就果断屏蔽拒绝了沟通,甚至做好了放弃这个客户的心理准备。政见不和是常有之事,但因言获罪就不值得我浪费口舌了。

2020年,我要主动的远离政府客户,越远越好。

2

之前介绍《自我管理》一文,其中结尾一句话印象深刻,铭记一生——“只有一种流动性,那就是向下的流动性”。

这几天在家不能外出,我和娘时常就打开电视看看,意志力一向坚定的我还是频频被电视吸引以至于投降,所以多日的书稿效率还不如此前一天的产出。我就想,电视尚且如此,倘若我是公务员,面前摆放50万又当如何?即便我真得忍住没有拿,它已经深深地腐败了我的心——我“忍”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了我只是还没有达到某个临界点而已。

想到这里,作为政治学毕业的学生,我内心一阵寒意,幸好自己当年毕业没有去做公务员,否则七八年之后的近日,恐怕再没有昨日的我,而只是多了一个普通的公务员,或者走在腐败路上的公务员罢了。

而在定力不足的时候,最好的选择是不要靠近这些诱惑,内心不曾注意到这些诱惑;而千万不要考验自己在诱惑面前的定力。一台电视就让我变成了俘虏,何况其他呢。

3

面对诱惑的交易和面对客户的交易虽然多有不同,但是归根之后又多有类似。我们都希望从诱惑或者客户那里获得回报,最好是一两拨千金。一个坏的客户,就像是看上去棒极了的贿赂,让自己想要摆脱又于心不忍,想要粘住又内心厌恶。

2020年,我希望在这样的选择面前多一些定力。

每一次客户,我都会选择主动伸手,并不计回报,但第二次开始,我就会以此前的合作衡量自己的投入产出和合作意愿。不要为了钱,在手中留下了“如同贿赂一样割舍不下的客户”,这样的客户会埋葬我越来越宝贵的时间。

 

Jan 31,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