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Tableau书稿全部提交完了,得以一丝喘息,写一篇日志。

前几天之前客如云的一位老客户打电话,说支付不能用,我说帮他看看,发现后台支付通道被更动了,于是咨询400客服,客服说当地的服务商和我联系。

昨天,手机号码16216121777的人打来电话,我说我是客户,想咨询一下问题,不料对方高声呵斥破口大骂,说我不地道如何云云。我虽然生气,却也心中喜笑颜开,一来我完全不需要理会他的质疑,我赠送客户设备不赚钱为了名声全身而退,不会因为他从中作梗而生嫌隙,二来我已经脱离了「Fuk-客如云」的邪恶联盟,除了这偶尔的恶心,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1、遥望昨日,且看今朝

事后我想这件事情,发现很多事后,我们都被世俗的舆论所欺骗,这些舆论来自于期待打造一个层次分明的阶层体系的官方舆论,和以寄生于这个阶层体系而卖力的寄生文学。

当年我在客如云不可谓不努力,相对于普通的销售而言,我技术娴熟,不以欺瞒客户追求短期的利益;相对于技术工程师而言,我具有一定的营销、心理学功底,所以我写的客如云的系列文章,即便客如云的CEO和CEO,也会刮目相看,并在不了解我的“邪恶面目”之前邀请我到成都见面。

即便如此,我咄咄逼人甚至目空小人的风格,注定与这个体系分道扬镳。有很多人说,只要努力,你几乎可以在任何一个领域取得成就。是的,理论上完全说的通,实践中又无法证伪,不过,这也许就是这句话本身最大的病毒。这样的心灵鸡汤和成功勉励,把我们每个人牢牢地固定在当前的位置上,并为所在的组织付出最后的一丝努力和喘息。

我人生中的「客如云时期」虽然时间短,但注定是我创业之后第一次如此卖力,即便和如今做Tableau相比,也毫不逊色。但是,百倍的努力并未获得哪怕与之相对应的1/10的回报,我不仅仅被厂家某些领导暗地封杀,而且损失了不少的金钱,而对方则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这一切合法化。从客户的角度见,虽然我也结交了一些朋友,但是大部分的客户都再也与我没有任何交集——这个圈子我是陌生者,也是无法真正融入的领地。与我高傲的内心相比,餐饮及其相关的服务业都太low了,以至于我都不好意思给人提起;更遑论这个圈子中的客户能对我的帮助。

我在客如云时期遇到的几个人,都把我视为恶人、毒虫,甚至包括某些客如云的高管,虽然他们也对我无可奈何。我当年的徒弟,跟着我学习,却背后和我玩心眼,是我第一个忍不住想要动手的人;有的合作伙伴,明显要利用我帮他们要回款,却不说明真实的意图,等到我发现被欺骗,我就执意以名誉惩罚他们,最后一千元买回我内心的安宁;而那些被我骂到CEO和领导那里的渠道总监等高管们,更是恨不得置我于死地,指示山东的渠道经理扫清我的余毒。

如今事情已过,说来甚快,只因为如今已经看透这一切。

2、看得开,望得远

之前一位大学朋友给我说要“眼高手低”——视野和眼界一定要高,而做事情则要脚踏实地。不过,这肯定不适合于你在泥潭里面的时候,哪怕是水坑或者低丘也不行。

不是脚踏实地不对,而是此时的眼界已经被周围束缚了,任你如何努力,都如同坐井观天的青蛙。我相信,一定不是所有的青蛙都是目光短浅,一定有心怀梦想的青蛙误入水井。

昨天,我就是那只误入的青蛙,幸好如今已经换了一片池塘,才能平心静气的说着昨天的故事,不畏揭短,只为了让自己更加清醒。

因此,当我和客如云的几位总监级别的老人聊天,听说他们的离职,我是非常开心的。我相信,他们也是那只误入的青蛙。一家心怀梦想,但坏在梦想上的企业,不值得有梦想的人坚守到死,在不值得付出的水井里,死而不屈是一种耻辱

我的幸运在于,“我善于悄悄地放弃”,从不在我确认不值得坚守的地方死守。

所以在客如云业务半年之后,我就已经暗渡陈仓,准备我的Tableau业务,我是坚定的“长期主义者”,我从毫无短期益处的博客开始,从免费的讲座和培训开始,换取了自己快速的成长。我把Tableau学习的前因后果,写在了我的书中的前言中。

虽然去年Tableau的业务并非顺利,但是总体而言,我无需面对过多的「客如云时期」的勾心斗角,无需面对公司和渠道经理的双重欺压,而且面对的客户都是高端客户,我更愿意用十年的长远期望,维护与他们每一位利益相关者的关系。

所以慢慢成就了今年的展露头角。

 

3、2020 ALL IN TABLEAU

2020年,马上就要32日的生日了,我为自己准备了最棒的礼物——一本充满心血的书籍。

还没有什么,比这样的自我回报,更让我开心呢?

加油!

 

Apr 20, 2020  8:00 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