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半年的努力,我的书终于与公众见面,最近的生意也算顺利,感觉五月之后的自己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客户和客户之间,写这篇博客时,我正在西南边陲的高铁上,等待着终点站的抵达。

也许是春节静心写书带来的积极的反馈,与最近匆忙而来的落差让我开始珍惜独处的时间,我开始对匆忙有一种警觉。自图书出版之后,就缺乏让自己开心的高质量作品,每每想写一点东西,不是连晚上的时间都被客户占用,就是疲倦的身心难以支持我的头脑。

七月又快要过去,2020年已经过半,甚至不敢想“时间如此匆忙”这样的话题;此时,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个的大岔路和小路口,虽无需急于选择,但总是挠着我的内心。

一、作为知识工作者的前途

作为德鲁克笔下的knowledge worker,我用三年的时间寻觅到了一条还算适合自己的路线。从客如云的项目失败到Tableau的日渐成熟,作为创业者的我也得以更加成熟和自信的面对当下与未来。

新书出版虽然有助于我进一步开拓自己的业务,我也到了进一步谨慎地考虑“下一阶段的职业前途“的时候了。生活的诱惑已经降低,但成功的诱惑反而更加强烈;我也知道目前的我抵达不了下一站终点,此时的我应该如何面对?

面对某些人为我提供的前进建议,我曾经认真地考虑“成为一家大公司的事业部经理”这样的选择,不过内心那个倔强的、坚信独立自主才有未来的小人似乎占据了上风;而自己越来越佛系的性格也在阻止自己奔向“大公司”这样的设想——内心里,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一家高质量的小公司,凭借专业和服务来日渐扩展自己的领地。

同时,我也遇到了某省政府大数据公司的邀请,对方希望我能全职加入,向政府传递自己在项目、数据分析、可视化方面的经验和想法,并发挥自己以业务人员身份游走于IT、数据与业务之间的那种自信技能。如果说不动心,那是十足的谎言,但是我也没有找到支持自己完全加入的理由——高薪酬?靠近政府?舒适的环境?还是看上去不再像个江湖侠客?

作为创业公司,去年与某几个政府单位的交流让我彻底放弃了这个市场,除非因缘际会,我不会主动去做政府的生意。可是,内心理想主义的那种狂躁,又时刻提醒自己可以以专业帮助政府实现一点点进步的幻想。

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我想尽可能放下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多给自己留出一些时间,得以更好的思考这个问题。

二、我和“合伙伙伴”分手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来说去都是利益的江湖,只是看谁的江湖更干净一些。我在骨子里并非是标准的商人,但是又要用商人的方式去面对周遭。

本来也无所谓“合伙伙伴”,只是合作时间久了,两个人就会背靠背相互依赖,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说“你的前进有相当一部分我的后背的力量”,并因此希望对方给出更多的温暖。

合作的关键在于彼此舒服,然后才是“假装两小无猜”保持一种商业的平衡。如果有一天这样的平衡失衡乃至于倾倒,美好的事情就此别过,让人伤心的事情就都浮出了水面。

所以,你看世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脆弱,不管是兄弟还是朋友,不管是爱情还是职业,都会随着“阳长阴消”最后走向自我的覆灭。我才不相信有什么永恒的爱情,特别是如果一个人长的丑一点的时候,比如像我吧。

在我最为窘迫的时候,我曾经“妄想“有一个人能像佛祖一样从天而降,为我指点迷津,为我提供支持,而我则愿意用往后余生每年的一部分所得回报于他,就像毕生的岁贡一样。可是,这终究只是落魄时的幻想,如同每个人希望获得500万彩票一般。

我曾经非常认真地考虑过我的“合伙人“的标准,后来发现找一个能让自己舒服的人,真的太难了。所以,我还是保持让自己舒心的方式更好一些。下面的这句话,我送给自己,也分享给所有人:

“多还想更多,你就会失去所有;

当你失去所有才发现,一点点也是足够的。”

三、为三年后准备

忙碌大半月,决定去找我的金融老师好好学习,一则休息,二则为两年之后计划,就像两年前为Tableau努力一样。

从更加长远的未来看,“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不要试图完全依赖于谁,那终将葬送自己和朋友。虽然如此,平台又是展示一个人实力的最好的依赖。既要坚守原则,又要寻找一条更加宽广的路线,足以支撑自己未来多年的梦想。这还真不是一件简单事情。

也许我应该换一个角度思考,“我想要什么”、“我想达到什么高度”,“我自己自己成为怎样的人”?最后“我需要一个怎样的平台更好地发挥自己?”看来,今年又到了重读德鲁克老先生的《自我管理》一文的时间了。

我如今已经异常清醒地认识自己的问题,也冷静地思考任何人对我的主观评价,

Night/ Monday, July 20, 2020
July 2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