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出差频繁,多个城市之间奔波穿行。月初在北京,后来拜访石家庄和郑州的客户,和客户在一起如今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他们都待我甚好,每次必是盛宴宽待,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我是甲方呢。

倏然之间,又近月底,我却在一个城市感到了心情的郁结,仿佛是有心事,却又不知为何;工作效率完全没有,时不时就开始分心和莫名的焦虑。于是给一位时常咨询我心理问题的朋友打电话,希望闲聊几句,发现点线索。

相互之间聊了以下最近身处何地、所思所想,我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东西,正是自己纠结之地——在生意正好的事后,我却在忧虑三年之后的生活。

1

Tableau是我去年、今年和明年ALL IN的标的,这是短期的工作和创业之地,自然不能撼动。但是,随着图书的出版和修订临近,随着客户的开发,我在Tableau原理上的解读已经走到了尽头,客户服务也已经进入游刃有余的地方。随之而来的是金钱之外的成就感在随之降低。

而且,这是我的兴趣,但是难以i复制很多像我一样的员工和主管,所以难以构建未来五年十年几千万公司的基础。就如果自己在向前奔跑,遥远的看到前面竖立着一堵高墙,越是临近,内心越是恐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胜过了身体的疲劳和周遭的感受。

前面无人领路,前路如何是好?

2

上周从北京去唐山,拜见今年义务协助做中医弘扬传播的杨瑞教授。他是我真正敬仰的人,也是我内心希望晚年之后能追随相伴的人,所以哪怕提前二十年,我也希望做点什么。

今年帮他做线上中医直播和传播,如今也已经卡在了客户数量上。自建的小额痛直播平台缺少自然流量,所以不能与喜马拉雅相比;开拓其他渠道有需要更高质量的音视频资源;公众号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公益大于商业,积累大于收获,只能长期为之,另候结果。

我的本意,是让不那么忙碌的天津兄弟有一份可以长期服务、有所收获的事情。但是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一是需要胆量,二是需要战略上的指引。否则很少有人能长期为之,这也是杨教授作为宝藏缺无人挖掘的原因。如果能以两年为初次合作相互了解的期限,再图十年乃至二十年深入绑定的前途,我想是必有大成的,可惜,“大部分都不愿意慢慢变得有钱”,教授的理解,也正是需要这样慢慢有钱之后慢慢实现;否则就像之前一样只能构想,难以落地。

三年之后,我当如何?我正是自己忧虑的背景,也是近日外出学习携带的问题。我希望多年之后回首今日,我又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如同之前ALL IN Tableau一样让我兴奋。

3

未来两年、三年时间,Tableau还是我的主阵地,但是眼下就要开始调整策略,以“合伙人”方式招募同行,我愿意传授我多年的创业、工作经验和所有的Tableau锦囊,甚至可以分享我的客户资源。就像两年前我所期待“天将恩师”一样。

通过合伙伙伴,一部分的释放我的生产力和时间,从而开始铺垫更有价值的事情,比如进一步帮助客户提升的指导手册和案例集(甚至是喜乐君版本的蓝皮书),还有我的中医想法。

大学本想从政拯救黎民,后来弃政从教希望进入教育行业,看来,我要把所有的理想主义的事情凑齐了。

愿此半生,免于虚度。

20200822郑州